您的位置: 集安信息网 > 体育

千龙网千龙国内68位志愿军烈士遗骸今安葬

发布时间:2019-12-01 17:29:54

  千龙--千龙国内--68位志愿军烈士遗骸今安葬

  21日,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苍松肃立,翠柏静哀。10时许,第二批68具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安葬仪式在这里举行。抗美援朝参战老兵、烈士亲属和历史上曾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沈阳军区某部的官兵与社会其他各界人士近400人,共同见证了这一庄严时刻。

  昨天上午,在韩国仁川机场,中韩双方对2014年发掘确认的68位志愿军烈士的遗骸进行了交接,中国民政部副部长窦玉沛深情的呼唤令人无不动容:“烈士们,我们来接你们回家了。”

  11时许,在我军两架歼-11b战机的护送下,承载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棺椁的空军专机穿透云雾,缓缓降落在祖国机场的跑道上。60多年后,68名当年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中国军人终于回归祖国。

  专机抵达后,经过检验检疫、海关、民政等部门工作人员办理完相关手续后,沈阳军区某部官兵清点了烈士遗骸棺椁数量,并检查棺椁外表情况。随后,官兵们饱含深情地整理每具棺椁覆盖的五星红旗。据了解,韩方对68具遗骸进行了反复清洗和自然干燥,用韩国传统纸张韩纸和棉花包裹,放置在中方提供的棺椁中。

  接近12时,迎接仪式正式开始。怀着对志愿军先烈的敬重之情,68名礼兵逐一手托烈士棺椁缓缓走下飞机。尽管天空阴沉,但每一具棺椁上覆盖的五星红旗耀眼夺目。全体在场军人不约而同地抬臂、敬礼——这是军人之间的对话,是两代中国军人之间的心灵沟通。手托烈士棺椁的礼兵王兆伟更是难掩心中的激动。他动情地说:“必须要拿出最好的姿态,迎接远在异国他乡的我军英烈。”

  在迎接仪式现场的10名礼兵来自沈阳军区某团。为了完成好这次任务,连日来他们平均每天训练13个小时,每一个动作都要训练上千次。警通连列兵雷宇训练尤为刻苦,每天的腿部训练和摆臂动作都超过10个小时,汗水常常浸透衣服。一连下士孙策在训练中旧伤复发,腰疼得无法坐下。但只要一进训练场,他就严格要求自己。他说:“我们不怕流汗,不怕吃苦,也不怕疼痛,只怕愧对烈士英灵。”

  昨天13时15分,烈士遗骸棺椁被运送至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棺椁临时存放处。陵园门前的人群中,一位手持亲人烈士证的老人引人注目,她叫邢桂芝,今年78岁,专程从辽宁阜新市赶来。

  “我哥哥叫邢孝先,1935年出生,在中国人民志愿军第50军军部担任报务员,1953年,在敌机一次轰炸中哥哥不幸牺牲,当时还没成家。”邢桂芝不时抹着眼泪说,多年来,她一直在寻找哥哥的埋葬地点,但始终没有音信。

  照片上的邢孝先,面庞英俊。在一封写给邢桂芝的家信中,他叮嘱妹妹好好学习,注意身体。这次,她盼望能找到哥哥遗骸。“哥哥的英灵在外漂泊60多年了,以后多搞一些归还活动,我就多一点机会。”邢桂芝说,她已向官方登记哥哥的信息,如果检验DNA也会配合。

  已经67岁的志愿军烈士后代邓其平一直通过媒体报道密切关注着此次挖掘、交接的进展。他的父亲邓仕均在1951年5月掩护部队撤退的战斗中壮烈牺牲,遗体被临时掩埋在洪川江南岸(现韩国境内)。父亲牺牲那年,邓其平仅3岁,其妹邓菊平不满周岁。邓其平说,他不知道这次交接的有没有他父亲的遗骨,“在有生之年把父亲的遗骨找回来是我这一辈子的梦”,“我也很希望迎接父亲的战友们回家”。

  “我叫孟繁君,今年83岁,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64军一名高射机枪手,1952年参战负伤回国,现在身上还有弹片。”这位老战士说,听说68位兄弟的遗骸归来,他心里万分激动,马上让家人带他来陵园祭奠。

  我国将对烈士遗骸进行DNA检测,建立迁回在韩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DNA数据库。由于志愿军烈士数量较多、情况特殊,目前还难以建立所有烈士的DNA数据库。今后如有烈士亲属提出验证,将在现有的数据库中予以积极比对确认。

纺织机械设备
济源美食网
签约指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