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集安信息网 > 健康

至尊山 第三十五章 雨师兄的来历

发布时间:2019-09-26 03:25:12

至尊山 第三十五章 雨师兄的来历

“不知阁下是师门哪位核心师兄?”

就在此时,狼狈的夏子然帮欧阳宏文整理完伤口,高声问道。刚才的打斗中,夏子然倒是没受到什么攻击,反而欧阳宏文像是极其,不受顾云涛的待见。

几次顾云涛不顾那边冷夜,被几人围攻的困境,想要至欧阳宏文于死地,若不是夏子然时刻守在身前,欧阳宏文就不止是受伤最重的一个。

顾云涛不待见欧阳宏文,却并不为难夏子然,多次留情收手,让众人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夏子然的一身狼狈,还是为了欧阳宏文解围,被顾云涛不xiǎo心收不住手,给弄得。

这令众人费解,搞不懂,此时听到夏子然开口,竟然询问雨师兄是师门内的,哪位核心师兄?突然明白了顾云涛的行为,却又听到了一个令人惊讶的消息。

“不会吧!这个变态是你师门的人?”李二柱很是厌恶地説道,可惜实力低微,被顾云涛一瞪眼,话就熄火了。

“怎么回事?”

鱼来生心中叹息,没想到是茅山的人出手,吴望的的死,不管如何,众人是都尽力了。只是一路走来,与吴望还是很对脾气,经历那么多,眼见他身死,心中却很不是滋味。

“我也是见他施展,茅山镇派之术天师符,才认出他的来历,却不知他是谁?”

夏子然无奈道,她哪里能想到,杀死吴望的人,她茅山竟也有人参与。也许之前认出来,有什么误会还可以解开,吴望也不会惨死,她为吴望的死心中有些自责。

“没事的吴兄在天之灵,也不会怪罪于你的!”欧阳宏文安慰他道。

“这是我与吴望之间的恩怨,谁也插手不得,此次出山,我便是为杀他而来!”

雨师兄冰冷的话,让众人眉头紧锁,也同样搞不明白,两人之间究竟有什么恩怨。就听见那雨师兄声音温柔起来説道:

“子然师妹

至尊山  第三十五章 雨师兄的来历

,下山之时,夏师叔还让我遇见你时,多多照顾,看来你过得不错啊!”説完,雨师兄看了一眼欧阳宏文,意有所指。

夏子然轻撇着眉头低语道:“他认识我爹,我却从来没听説过他?”

“好了,各忙各的吧!子然师妹,有空就回去多看看老头子,他挺想你的,不要再怄气了!”雨师兄説着看着英无上,接着轻声道:“我不管你跟他们有什么恩怨,子然按理説也应叫我一声哥哥,你应该明白!”

英无上看着鱼来生等人,轻笑道:“雨师兄放心吧!你的人不就是自己人吗?我会多多照顾的!”

説着,英无上便朝鱼来生等人走去,手中的古剑在他手中闪着剑花,古剑在他手中使用起来甚是称心如意。

方青青万念俱灰的跳出金色光柱,眼看就要贴着龙龟露出龟壳的龙头边落下去,大哥眼疾手快,身子一跃将她接了回来,落在龙头之上。

“大哥!”方青青双目无神的看着大哥,眼中的泪还在滴落。

“怎么回事?大哥你要报仇啊!是哪个孙子杀了吴望,我一定要了他!杀了他!”

隧道尽头,王吾跺着脚大叫道,赤红着双眼,双手胡乱的揪着头发,尊在地上失声痛哭,完全没了往日的夸张,像是塌了半边天的在那自言自语。

“我一定要杀了他,是谁究竟是谁我兄弟死了,死了,怎么可能”

“他是因为我才进去的,觉得欠我太多,要不他早就放弃了,带着你们离开!”大哥神情凝重,放下方青青,走到吴望身边。

看着此时的吴望,他神色复杂,内心在做着艰难的选择,一时间难以决断。

就看到,吴望仰躺在龙龟两只龙角之间,右手掌快要被劈开来,右臂伤口露出白色的骨头,左臂伤痕累累,几乎被整个砍了下来。皮肤苍白的,躺在一张血液组成的红毯之上,身下血还在往外流,那是背上的伤口。

鲜血遮住了他的脸,像是带着一副红白色恶魔的面具。额头一道裂缝,被英无上一剑挑中的,自鼻骨之上,劈开到额头上方,红白相间的凄凉下场。

而一块黑色石头,卡在裂缝之中,露出一半显现在外边。大哥踏上龙的时候,将吴望xiǎo心的翻过来后,就见到这颗石头,卡在吴望额头伤口之中。

他看到吴望被踢飞时,伤口内并无此物,应该是落在龙**dǐng时面部朝下。这里刚好有一块黑色石头,吴望额头伤口撞在上边,卡在了里面。

沉思的看着,吴望额头内的黑色石头,在慢慢发生变化。黑色石头边缘像是融化了一般,与吴望额头的伤口渐渐地长在一起,就像是在修补吴望裂开的额头。

大哥察觉不到吴望的灵魂气息,面前的吴望躺在那里,像是一具尸体。看着吴望微微起伏不断的胸口,大哥神情变得疑惑,不明白面前发生的情况。

蹲到吴望身边,大哥叹了口气,神色有些愧疚,心中还在犹豫,吴望的灵魂是特殊了些,但却不是他要找的那个人,不然他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心中最后的一丝防备消失了,失神中大哥将右手,放在吴望的丹田之上。像是心中的犹豫,有了选择,大哥闭上眼睛,神情肃穆,威严了起来。

diǎndiǎn金光在他的手掌心凝聚,diǎn亮吴望的丹田,围上来的方青青,神色有开始的无神,眼中慢慢有了希冀,安静的在一边看着大哥,为吴望治疗。

不管他亲眼看到吴望发生了什么,都不能接受的她,心中唯有对大哥神秘能力的相信。就像是一盏希望之火,在她的心中diǎn燃,希望大哥可以救活吴望。

金光暴涨,如同一轮独日,照亮整个空间。王吾停止了混乱的情绪,众人眼看着一个xiǎo太阳在龙头上,辐照大地。

带着无尽的生机,空间中出现了朦胧的声音,如同一个看不见的世界,出现在身边,阵阵仙乐隐约,渲染众生的心神,沉浸他们的灵魂。

来自九天云霄的无尽触感,降临这里,犹如苍天意志的来临,所有人心中生出一股被俯视的感觉,自身无限渺xiǎo的奇妙。

霎那光阴,一切像是没有了时间的枷锁,身体到灵魂如同得到了释放,获得了永生的自由。与这个世界融为了一体,回到了母体的温暖,得到了天地的认可。

大哥就像是那天仙临凡,再无一丝红尘气,金光diǎn缀着他凌驾于天地。看似眼前心中,却犹如隔世彼岸,遥遥不可及,显现在众人心中的仙神。

龙龟龟壳上的众人,也觉察到了这片空间的变化,感觉到了一股如同天地意志的存在,带着一个世界降临在所有人心中。一切像是静止了,整片空间充斥着祥和,勃勃生机遍布每一个角落。

不少身上有伤的人,清晰的感觉到那股勃勃的生机,笼罩自身,修复创伤。像是上瘾一般,陶醉的呼吸身边的空气,进入自己的体内。

一颗金灿灿的金丹,滴溜溜的漂浮在吴望上方,像是一个xiǎo生灵,欢呼雀跃的打着转,无限的生机从金丹上散发出去,扩散开来。

无声地融入空间之中,在大哥的右手虚压下,金丹像是还没玩够的孩子,有些不舍得震动起来,想要回到大哥的体内,不愿意进入吴望的身体。

随着大哥左手按在右手之上,用力一按,金丹瞬间隐没在吴望的丹田内,消失在空间之中。金丹消失,大哥的身上的仙人威仪,顿时消失。

再看去大哥,已经变得普普通通,整个人似乎也没有了以前的欣欣向荣,周身皮肤也失去了部分色彩。时间像是在他的身上,消失了十年,带走了他的岁月。

二十多岁青年模样的大哥,一下子老了十来岁,脸上没有一丝青年的面容,那种青春的光彩。而是多了一股成熟,三十岁人的稳重持成,瞬间经历了时间的洗礼,时间的沧桑。

很是疲惫,大哥查看了一下吴望的情况,放下心来。吴望识海被斩开,按理来説应该瞬间死亡,大哥也察觉不到吴望的灵魂气息。

但吴望微弱的呼吸,表明着他的生机还没有消失,身体血液流失惨重,还是没要了他的命。大哥自从见到吴望,就觉察到他灵魂的特殊,像是在慢慢消散,有魂飞魄散的迹象,但人却并没有太多的反应。

记忆没有丢失,身体气血没有溃败,明明活得很好,灵魂却是在慢慢魂飞魄散,大哥就一直好奇吴望的奇异。

如今见他这副摸样,再想到他魂飞魄散的怪异,认定他并没有死亡,也不是自己要找的人。对吴望的愧疚与好感,让他还是选择牺牲代价,救活吴望的肉身,至于最后会发生什么?他也不知道。

就在这时,龙龟晃动了一下,在龙龟龟壳大地上的人,瞬间感觉天地动荡,如同发生地震一般。大哥皱着眉头看着脚下的龙头,好像有苏醒的迹象,神色一变。

“青青,传送阵要启动,你就带他进入传送阵,这是他答应我的,你能做得到吗?”大哥复杂的看着方青青,却还是开口説道。

;

乐山治疗龟头炎医院
乐山治疗男科方法
乐山治疗男科费用
乐山治疗男科医院
乐山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