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集安信息网 > 历史

最大产棉县设卡啃农

发布时间:2019-11-10 20:35:25

最大产棉县设卡“啃农”

眼下正是新疆棉花收购高峰期,虽然丰收已成定局,但由于市场疲软,棉价低迷,棉农普遍增产不增收。在此情形下,位于塔里木盆地的阿瓦提县和驻地一些涉农机构却设置关卡,向出外售棉的农民收费,《经济参考报》暗访发现,在其中一条短短200米的售棉路上,要运一车棉花过去,农民要缴费两次,少则一二百元,多则三四百元。

两百米内两关卡 收多收少 好商量

近日在阿瓦提县通往周边地区的主要出口看到,为了阻止县里的棉花资源外流,在各乡镇通往其他县市的主要路口,都设有关卡,出去的农用车辆必须接受检查,如果运输的是棉花,不缴费不许通行。

阿瓦提县是我国最大的产棉县,今年棉花种植面积达到115万亩。当地一位乡镇干部说, 设卡的 目 的 , 就 是 为 了 防 止 农 民 把 棉 花 卖 到 别 的 县去! 因为今年9月以来,阿瓦提县的棉花收购企业给农民开出的价格普遍低于周边县市,当地棉农只好选择去附近的县市交售。

10月21日上午9时左右,装扮成农民,从阿瓦提县拜什艾日克镇出发,乘坐拖拉机前往河对岸阿克苏市的轧花企业交售棉花。据当地农民反映,在这条售棉路上,在200多米的距离内,就要经过两个关卡。

在一个名为依玛帕夏的关卡,据守卡工作人员目测,乘坐的拖拉机装载了3吨棉花,需要缴纳150元。在一同前来的农民苦苦哀求下,卡点负责人一挥手说: 好吧,那就收100元,不能再少了!

在反复恳求下,守卡工作人员还破例开了一张收据,上面印有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行政事业单位收款收据 的字样,收费名目为 世行还贷、经常性保险 。守卡的工作人员抱怨说, 今年棉花收购价格低,农民对收费很抵触,情绪非常大。我们也不想揽(收费)这个活儿,但这是县发改委下文件规定的。

缴费完毕,拖拉机继续前行,在距离第一个收费卡点不到200米处的拦河闸,遇到农民运棉车排起的缴费长龙。

大车两百(元),小车和拖拉机一百(元)! 这个卡点的工作人员一边收钱,一边不停地重申这里的收费标准,还不时呵斥棉农。这位收费人员背后的建筑上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印有 农一师塔里木灌区水利管理处拦河闸防洪指挥部 的字样。

在这两个关卡总共停留了1个多小时,至少有大小50辆拉运棉花的农用车辆和拖拉机通过这里进入阿克苏市地界。每辆车要通过,需要缴纳的费用从200元到400元不等,照此推算,收费标准相当于每公里千元。

限高 越限越低 棉农频闯关卡

在这个拦河闸的桥面上看到,在这里,收费关卡的是一个近3米高的限高门,然而在限高门最高处的横梁下面却从上到下设置了两个铁质横杆,最低的一个距离地面只有2.4米左右,普通人站在下面,几乎伸手可及,只能通行轿车和越野车。工作人员使用特制的 顶杆 ,把栏路的铁杆顶开后,装载棉花的拖拉机和农用车辆才能通行。

当问有没有收据时,收钱的工作人员说: 要收据,就别从这里过! 他随后抱怨说: 卡子上的锁,昨晚又被人给砸了,回头我焊死了,你们就是给钱也别想过。

当地农民告诉,几年前这里没有设卡时,每到棉花交售季节,几乎所有运棉的拖拉机都能通过这个限高门,然而,这两年 限高 越调越低,现在只要装载了棉花,没有车辆能过得去。

22日晚,愤怒的棉农趁着夜色,再次砸开横在拦河闸公路限高门上固定栏杆的铁锁,冲破关卡,过河售棉。农一师塔里木灌区水利管理处拦河闸管理站负责人吕军在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时表示,他们并没有向农民收费,这只是罚款,守闸的警卫人员也可能会在棉农通行时收过一点好处费,管理站眼下正在调查此事。

吕军说: 这个公路桥是工作桥,超高、超宽、超重车辆在桥上通行罚款50到100元,这是上级水管处定的,不这样就没办法管理了,而且我们每天都有一些桥梁的维护费用。 但吕军同时表示,他们确实没有收费权,因此,无法给通行车辆提供罚款票据。

旅游热点
美食
春秋战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